您的位置首页生活百科

小说藏梦叶兮恩"

小说藏梦叶兮恩"

的有关信息介绍如下:

小说藏梦叶兮恩

这个答案有点问题。这是小说大秦帝国里的情节。小说和历史是不一样的。而且根本没有解释诗句的意思。 碧水长天,青山黛眉都是景物描写,不解释。日月不同铉,渔火不同眠。都是写命运难测,两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小说中两人一起下山,洛阳相会两个年轻人,苏秦选秦国,张仪选山东六国,相约纵横天下。可是世事难料,苏秦西行失败反而回到六国合纵攻秦。讨厌秦国的张仪也经历磨难挫折后佩上了秦国相印。知向谁边?鱼火渔家中的人也有不同的睡法,你我的人生也像这样难料啊! 吴钩遇秦剑,你六国丞相,合纵大才苏秦和我这个秦国丞相张仪在这里重逢。(锋利剑刃相对) 一叶孤舟,你我二人,都是单骑赴会,对老朋友没有一点戒心。哪里有什么针锋相对啊,在你我情谊面前,合纵连横,权势政见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啊! 两人的同门情谊达到巅峰,也为大喜之后的大悲提前做了铺垫。(小说中屈原暗伏楚军截杀张仪,让这坚固的情谊产生了裂痕。后来在春申君的解释下,两人重新和好,让这份情谊转而升华。张仪在孟子侮辱张仪时,将孟子辩的吐血。以下粘贴跟题不搭,请无视

(⋟﹏⋞)

( 。ớ ₃ờ)ھ(⋟﹏⋞)

虽则心中忐忑,孟子却从来没有退让致歉的习惯,振作心神,一开口便气度沉雄:“大道至真,不涉得失。末技卑微,惟言利害。以利取悦于人,以害威慑于人,此等蛊惑策士,犹辩真伪之说,岂非天下笑谈耳?”“孟老夫子,尔何其厚颜也?!”张仪站在当殿,手中那支细亮的铁杖竟是直指孟子:“儒家大伪,天下可证:在儒家眼里,人皆小人,唯我君子;术皆卑贱,唯我独尊;学皆邪途,唯我正宗。墨子兼爱,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。扬朱言利,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。法家强国富民,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。老庄超脱,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。兵农医工,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。纵横策士,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。你张扬刻薄,出言不逊,损遍天下诸子百家!却大言不惭,公然以王道正统自居。凭心而论,儒家自己究有何物?你孟轲究有何物?一言以蔽之,尔等不过一群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的书呆子,整天淹没在那个消逝的大梦里,惟知大话空洞,欺世盗名而已!国有急难,邦有乱局,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?尔等竟日高谈文武之道、解民倒悬,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,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,无田可耕!尔等信誓旦旦,称‘民为本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’,事实上却维护周礼、贬斥法制,竟要刑不上大夫,礼不下庶民;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;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、状告无门,天下空流多少鲜血?如此言行两端,心口不应,不是大伪欺世,却是堂堂正正么?儒家大伪,更有其甚:尔等深藏利害之心,却将自己说成杀身成仁、舍生取义。但观其行,却是孜孜不倦的谋官求爵,但有不得,便惶惶若丧家之犬!三日不见君王,便其心惴惴;一月不入官府,便不知所终。究其实,利害之心,天下莫过儒家!趋利避害,本是人性。尔等偏无视人之本性,不做因势利导,反着意扼杀如阉人一般!食而不语、寝而不语、坐怀不乱,生生将柳下惠那种不知生命为何物的木头,硬是捧为与圣人齐名的君子!将人变成了一具具活僵尸,一个个毫无血性的阉人!儒家弟子数千,有几人如墨家子弟一般,做生龙活虎的真人?有几人不是唯唯诺诺的弱细无用之辈?阴有所求,却做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,求之不得,便骂尽天下!更有甚者,尔等儒家公然将虚伪看作美德,公然引诱人们说假话:为圣人隐,为大人隐,为贤者隐;教人自我虐待,教人恭顺服从,教人愚昧自私,教人守株待兔;最终使民人不敢发掘丑恶,不敢面对法制,沦做无知茫然的下愚,使贵族永远欺之,使尔等上智永远愚弄之!险恶如斯,虚伪如斯,竟大言不惭的奢谈解民倒悬?敢问诸位:春秋以来五百年,可有此等荒诞离奇厚颜无耻之学?有!那便是儒家!便是孔丘孟轲!”张仪一阵嬉笑怒骂,大殿中竟是鸦雀无声,惟闻张仪那激越的声音在绕梁游走:“自儒家问世,尔等从不给天下生机活力,总是呼喝人们亦步亦趋,因循拘泥。天下诸侯,从春秋三百六十,到今日战国三十二,三五百年中,竟是没有一个国家敢用尔等。儒家至大,无人敢用么?非也!说到底,谁用儒家,谁家灭亡!方今大争之世,若得儒家治国理民,天下便是茹毛饮血!孟夫子啊,干百年之后,也许后辈子孙忽然不肖,忽然想万世不移,忽然想让国人泯灭雄心,儒家僵尸也许会被抬出来,孔孟二位,或可陪享社稷吃冷猪肉,成为大圣大贤。然则,那已经是干秋大梦了,绝非尔等生身时代的真相!儒家在这个大争之世,充其量,不过一群毫无用处的蛀书虫而已!呵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末了,张仪竟是仰天大笑。)

碧水长天兮,昭昭日月不同弦.

知向谁边兮,点点渔火不同眠.

青山如黛兮,幽幽吴钩共秦剑.

孤舟一叶兮,化做了淡梦寒烟.

一曲凄美的歌曲,做了张仪苏秦分别的开始。他们并不知道鲁莽的屈原要做近一百年来邦交里最龌龊的事情,暗杀来使。

屈原才华横溢,然却不成事。仅有匹夫之勇,而无帷幄之心。仅以一时之气,而毁掉楚国多年经营的八万新军,而外交上更是趋于被动。此人占权,楚国能强大起来吗?

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检以养德。这是诸葛亮的诫子书里说道的。静乃修性之本,而事情确是性情所成。

如今,大家能如此纪念这个杀人数十万的凶手,也许屈原会惭愧吧。